比起世界第一,中国电影更要做的是这些…

诸葛漪
比起世界第一,中国电影更要做的是这些…

2018年第一季度,中国电影创造200亿元票房,超过北美同期28.9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83亿元),创下全球单一国家季度票房最高纪录,首次成为世界第一。

“第一”值得庆祝,但“第一”不代表着高枕无忧,用中国电影股份公司副董事长、(投黑马 Tou.vc 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)总经理江平的话说,“数字并非唯一。非洲有国家一年出1000部电影,从来没有被认为是电影大国,更不是电影强国。”

在上海国际电影节、上海戏剧学院联合主办“挑战与机遇:电影的新时代”国际论坛上,江平提到,印度电影《流浪者》风靡一时,但此后几十年寂寂无声,直到《摔跤吧,爸爸》再次把印度电影带回到国人视线,“这就是机遇,关键用作品说话。”

2017年有9部美国电影在中国票房胜过美国,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总裁艾理善坦言,“中国成了决定成败的重要市场。”他同样提到《摔跤吧!爸爸》,并将《摔跤吧!爸爸》《天才枪手》《看不见的客人》《三块广告牌》等一系列电影列为“没有想到的成功”,这说明“中国受众愿意看到好的制作精良的电影。”

《摔跤吧!爸爸》剧照

有感于每年打着飞的、拖着拉杆箱来上海国际电影节看片的外地观众一年比一年多,导演郑大圣说,“我们的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,他们能犀利地判断什么是好电影。(投黑马 Tou.vc 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)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很好的渠道让商业电影、低成本电影分门别类,迅速找到合适自己的观众。”

他欣喜地看到最近几年正在出现好苗头,为解决市场供给单一,有人发起众筹点映,把分散的文艺片集中在一起,通过购买电影院影厅实现“按需供应”,“我们也在观察能不能解决大片过多占有市场资源,而小片没有机会的不平衡问题。”

不少中国电影把目光瞄向海外市场,与会者却不约而同强调,“坚守本土”更重要。艾理善说,“中国从业者应该在本土市场花更多精力,这才是最有回报的。我们必须先聚焦中国本土市场,然后再参加国外电影节,找到中国香港或者泰国、欧洲好的发行商,设法建立合作关系。”

他提到《战狼2》在全球票房榜位列第6,99%收入来自于中国市场,“它的排名应该可以更高,在亚洲国家、欧洲国家,它都有机会。美国并不是中国电影的目标受众,因为美国观众不喜欢字幕。”

著名电影制作人吴思远也强调美国观众相对保守,“一年可能有几部电影适合海外观众,比如特别好的动作片、艺术片。但不要说一年八九百部电影都要‘走出去’。美国人看美国电影就够了,他们不喜欢看字幕。”

“美国市场不是我们的目标受众,而东南亚是我们的传统市场。”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认为,“‘一带一路’倡议提供了新的战略性机遇,首先巩固本土市场,实现防守反击,再扩大国际话语权、影响力和传播力气。学会用全世界都听得懂的语言来讲好中国故事,体现中华文化基因和中华美学风范。”

“全球都在关注中国。在波兰,至少每周有一家媒体会写到中国。波兰电影《至爱梵高》去年在中国很受欢迎,我们把今年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《冷战》带到上海国际电影节。我非常高兴看到票子全部卖完了。”

华沙电影节主席斯塔凡·劳丁有一把中国制造的吉他,他认为这是中国制造从拼产量、价格到拼质量的缩影,“几十年前讲到中国产品,被认为大规模生产、便宜。现在不同了,我的吉他质量就非常精良。”他认为,质量与中国特色同样适用于电影,“要征服世界,必须是真实的中国的故事,而不是去模仿外国故事。”

除了讲好故事,吴思远提出“游戏规则”不可少,“不要追求过度的数字增长,先把每一步都走稳了。从制作到发行,确立游戏规则,让从业者能够在健康环境中制作电影。中国电影大有前途。”饶曙光直言,锁票房、偷票房、票房注水等潜规则,令中小成本的电影注定输在起跑线上,(投黑马 Tou.vc 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)“中国电影发展到今天,一定要建立公开透明的游戏规则。在票房极度增长的时候,更要保持清醒头脑。”

每天中国增加28块银幕,意味着要提供相应的内容生产,饶曙光认为,中国需要更多集团化、国际性的知名企业,“这几年像《嘉年华》这样的电影也得到了很好的市场表现,这说明观众水平在提高,不只喜欢看好莱坞大片,更想看到与我们生活相关的电影,这是国产电影的核心竞争力。”

(文章来源于:上观新闻摘编)